<p id="vbtbb"><output id="vbtbb"><listing id="vbtbb"></listing></output></p><video id="vbtbb"><output id="vbtbb"><delect id="vbtbb"></delect></output></video><p id="vbtbb"></p>

<video id="vbtbb"></video>

<output id="vbtbb"></output>

<video id="vbtbb"></video>

服務熱線:4000-988-984
QQ:3004712772
一縣近3000人確診!原本家庭的頂梁柱,如今都成貧病人……
2018-06-11

秦巴山區深處的重慶城口縣,正在遭遇一場難以承受的“塵肺之痛”:在這里,已確診塵肺病農民有近3000人,這些青壯年原本是家庭頂梁柱,如今卻因病喪失勞動能力,失去收入來源,醫療負擔沉重,成為新貧困群體。疾病與貧困相互交織,為當地脫貧、發展帶來沉重壓力,而塵肺病也如同一面“多棱鏡”,折射出社會防治的多重困境。

過去頂梁柱,現成貧病人:

城口縣地處秦巴山國家連片特困地區,是距離重慶市區最遠的一個深度貧困縣。城口農民外出務工,往往進入煤礦、金礦等從事采礦工作。作業環境差、保護手段弱,職業病危害嚴重。

復興街道友誼社區農民陳偉挖煤20多年,2009年被確診二期塵肺后返鄉,現已出現肺結核、哮喘等嚴重并發癥。“今年春節過后,陳偉身體就垮了,一直住院,全靠醫療器械把命保起。”妻子丁海燕說,現在全家掙錢不夠一個人花,家底被掏空不算,還欠下七八萬元外債。

在城口縣,農民往往是親朋好友之間互通務工信息或結伴外出,因此,患病人群分布相對集中,有的鄉鎮有三四百人集中患上塵肺病。這些塵肺農民年齡大多在30~55歲之間。在塵肺病沒有發作之前,家庭生活還能維持。但患病后,喪失勞動能力,大額醫療費用使家庭不堪重負,因病致貧問題凸顯。

廟壩鎮石興村貧困戶袁宗德確診塵肺病已有6年,他告訴記者,塵肺病情進入三期后,走路都喘不過氣來,更別說干活了。去年吐了兩次血,人差點就死了。家里沒有收入來源,小孩還要上學,自己藥費每天要花100多元。一家3口人靠吃低保勉強度日。

“塵肺病會引起肺功能逐漸喪失,引發慢性心臟衰竭?,F階段這種疾病沒有好的治愈方法,只能通過口服藥物減輕癥狀。”醫務人員說,塵肺病患者醫療負擔重,如果接受正規治療,藥品價格較貴,如要服用漢防己甲素片等延緩肺纖維化的藥品,每月藥費就接近2000元,很多人承受不起。

一年倆口罩,咋防塵肺?。?/span>

三期塵肺患者黃龍奎,已并發耐藥性肺結核。如今的他形體消瘦、面色蠟黃,吐出一個字都很費勁,扶著欄桿上下三層樓要花1個多小時。每天拖著病體去租屋旁小診所吸氧、打針,是一種煎熬……

作為一種可防難治的疾病,塵肺病最重要的是源頭防控。但黃龍奎在外打工近10年,也沒有搞清楚規范化的職業病防護到底是個什么樣。“我2009年經朋友介紹,進入一家鋼廠當打爐工,平均一個月工資有四五千元,廠里效益好的時候有6000元。”

但有時收入高也伴著高風險。“干打爐工,最大的危害是整個車間都彌漫著石英砂粉塵,有時人走近離我只有一兩米遠,都看不清楚他的樣子。”黃龍奎說,進廠時,企業沒告訴過粉塵有哪些危害,應該如何防護。廠里主要的防護投入就是口罩。一年發兩個,上半年一個,下半年一個。

記者走訪數十名塵肺病農民后發現,用人單位對職業健康不重視,用于改造工藝技術、改善作業環境、提供防護用品和組織職業健康檢查等方面投入嚴重不足。

不少農民工零工化、短工化等粗放務工形態,使用工單位既沒動力也缺壓力去改善用工環境。葛城街道東方紅二村農民陶遠軒這些年一直在各地干著挖高速公路樁基的活兒。“挖樁基,就要鉆孔、放炮,一天下來全身蓋著一層厚厚的灰,戴口罩也不管用。”陶遠軒說,挖樁工流動性大,一個項目三四個月完成就要結賬走人,大家約定俗成,施工中產生任何問題都和包工頭無關,誰管你有沒有患塵肺的風險?

有的塵肺患者甚至跌入“塵肺職業環境”的螺旋循環中,難以擺脫。重慶萬州區的牟之華患上塵肺病已多年,如今還在建筑工地打工,時常與粉塵打交道。“像我這種沒文化缺技術的,只能下苦力。用工稍微正規點的企業,進廠時都要體檢,如果讓人知道我有塵肺病,肯定不讓我干啦,誰愿擔這個風險?”牟之華說,建筑工地用工環境寬松些,自己還能找點活干,才有錢生活、治病。

企業念起“拖字訣”,塵肺患者維權難:

由于缺少勞動保障,很多農民面對工傷賠償時,陷入維權無門的尷尬境地。陶遠軒覺得,患上塵肺病只能自認倒霉。從沒有包工頭與他簽過勞動合同,即便工作環境惡劣,也是你愛來不來,你不來有的是人搶著干。直到2014年發現患上塵肺病,在沒有得到一分錢補償的情況下,才不得不拖著病體返鄉。

沿河鄉聯坪村貧困戶曹先安2006年查出塵肺病后,還繼續在私人礦井打工8年多。“家里實在太窮了,老婆有慢性病,兒子還要讀書,全家都要靠我。”曹先安說,確診塵肺后,為了不被老板趕走,自己還寫下“保證書”,主動保證不索賠,礦上才允許他繼續干下去。

來自重慶長壽區的塵肺病人張躍庭的維權官司一打就是2年,因為拖不起,他不得不返回老家休養,委托律師處理案子。

記者采訪發現,塵肺病農民維權難主要包括幾方面:一是沒有勞動合同,用人企業責任難追究;二是職業病診斷、鑒定程序復雜,不少企業缺乏工人健康檔案、職業病接觸史等材料,導致塵肺診斷難、鑒定難;三是塵肺農民流動性強,無法舉證究竟哪家用人單位是責任主體;四是有的企業倒閉或破產,不少人打贏了官司,也很難拿到賠償。

重慶律師白自強一直在幫農民工打工傷維權官司,有著切身感受。“一大攔路虎就是缺乏勞動關系證明,這相當于在工傷維權起步階段就喪失了主動權。”白自強說。

“當前,職業病職業史采集是個難點,相關政策雖有規定,職業病診斷機構受理后,用工單位不提供職業病史的,安監部門可協助調查。但是一些安監部門不積極,甚至不回復。有的回復了,也不足以滿足診療要求,最后還是一個死結。”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主任醫師劉江風告訴記者。

塵肺病患者維權有時會囊括“塵肺病診斷—鑒定—工傷認定—傷殘等級評定—司法訴訟”全過程,只要用工單位在其中一個環節上提出異議,都會導致整個維權鏈條阻斷。如果所有程序都窮盡,至少要兩三年。“一些企業往往念起‘拖字訣’,拖到哪天算哪天。很多農民工等不起,不得不降低工傷索賠訴求。”白自強說。

整合幫扶資源,提高救助能力:

近些年,塵肺農民大規模集中出現,成為城口縣扶貧難點。在脫貧攻堅關鍵期,城口縣在財力緊張的情況下擠出資金,按照塵肺一、二、三期標準,分別給予塵肺患者一次性困難補助1000元、2000元和3000元。

此外,城口縣盡力整合資源,對塵肺貧困戶進行幫扶。在龍田鄉倉房村,塵肺患者周福平喪失勞動力,一家人生活全靠妻子打工掙錢。2016年,周福平家被一場大風掀翻屋頂,一家4口人只得擠在沒頂的屋里,“白天曬太陽、晚上看星星”。為了解決周家人的現實困難,縣級部門整合危舊房改造資金,幫助他建成新房。

據統計,目前城口縣塵肺病農民群體中,近一半屬于二、三期塵肺,病情已發展到較嚴重階段?;鶎俞t務人員估計,未來5~10年仍是塵肺病發展的高峰期,應統籌資源加大救濟力度。

“要最大限度改善塵肺農民生存狀況,單靠城口一縣之力是難以解決的。還需上級部門給予支持,加強針對這一群體的醫療保障能力。”城口縣衛計委副主任徐康建議,將塵肺病納入醫療扶貧專項救助基金或建立塵肺專項救助基金。對塵肺農民在門診購買的輔助性藥品,給予一定比例補助。

對深度貧困的塵肺農民做一次精準識別,對確屬因病喪失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的,納入低保救助范圍,解決基本生活問題。

記者采訪發現,為了收治塵肺病農民,一些醫療機構不得不打政策“擦邊球”:對這類病人不診斷為塵肺病,而是結合臨床出現的肺炎、肺結核、肺源性心衰等塵肺病并發癥進行治療,由城鄉居民醫療保險報銷相關費用,這樣做其實有很大風險。

一些基層干部和醫療機構呼吁,國家有關部門應該針對塵肺病農民遭遇的現實困境,抓緊完善相關政策。對診斷鑒定為塵肺病且認定為工傷,但由于沒有參加工傷保險或企業破產倒閉等原因無法獲得保障的人員,建議將其納入醫?;鹬Ц斗秶?;對于已診斷鑒定為塵肺病,但無法找到用人單位確定,不能認定為工傷的,相應治療費用也應納入醫?;鹬Ц?。

相關文章
<  返回:首頁 / 健康睡眠  >
狠狠色噜噜狠狠狠狠777米奇小说

<p id="vbtbb"><output id="vbtbb"><listing id="vbtbb"></listing></output></p><video id="vbtbb"><output id="vbtbb"><delect id="vbtbb"></delect></output></video><p id="vbtbb"></p>

<video id="vbtbb"></video>

<output id="vbtbb"></output>

<video id="vbtbb"></video>